迈克·斯坦哈德(Michael Steinhardt)被誉世界级短线杀手、避险基金教父、投资天才、华尔街历史上经营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人之一。与巴菲特不同,斯坦哈德并不迷信长线投资,虽然他有时也会这样做。他立足于短线,认为10%、15%的收益积累起来要比囤积股票来日待涨要可靠得多。斯坦哈德表示:“做空需要克服自己正站在魔鬼一边和美国、以及传统价值观作对的怪念头,而且可能的损失是100%。”

斯坦哈德为对股市产生兴趣,可以追溯到他行“割礼”的时候。父亲送给他200支股票做为他行“割礼”的礼物。提起这件事,斯坦哈德记忆犹新:当他的小伙伴们还在外面玩棒球时,他就已经经常去当地的证券公司看股票收报机了。

经过21年的打拼,斯坦哈德公司成就不凡,资金的年平均投资回报率高达30%以上,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同期的平均年涨幅也不过8.9%而已。也就是说,1967年投资斯坦哈德1000美元,到1988年春季,就能收获93000美元,而把这笔钱投给标准普尔500指数的话,则只能拿到6400美元。与此同时,斯坦哈德公司交易记录的持续表现也同样令人惊讶:20多年来,斯坦哈德公司仅有两年亏损,亏损额还不到2%。其余时间均持续获利,身手不凡。

使用多种不同的投资方式,使斯坦哈德在交易方面表现出卓越的才能。他既是一位擅长做长线的投资者,更是一位做短线的交易员。选择合适的时机果断地抛售股票,或大胆地买进股票,对他来说举重若轻。只要他认为时机恰当,就会态度坚决地转换投资方式。

进场21年亏损不到2% 短线杀手教你如何应对交易中最邪门的事-花儿街

以下内容节选自《金融怪杰》一书中对迈克·斯坦哈德的访谈,他畅谈了自己特立独行的股票交易理念:

问:请问你的交易理念核心是什么?

答:我从不把我的工作看作“交易”。大概是因为我进出得太频繁,所以才被人们列入所谓的“交易”行业中,但我把自己的行业视为“投资”。按照我的理解,在买进之前就开始预测卖出时机和盈利数额的买卖,才算是交易。比如说,我认为明天股价指数期货会上扬,那么今天我就买进股价指数期货,打算明天卖出我所持有的仓位,这就是交易。但是我在市场上所做的一切,却并非如此,而是出于长期复杂的原因。例如,在1981年进入债券市场时,我的持仓时间足足有两年半。

问:你是如何确定自己的交易理念?

答:曾经有一年半时间,我都会做空金纳科技公司的股票。在此期间,尽管做空一度使我严重亏损,可是我坚持做空,因为我对该公司的一种新药品TPA(可以经由静脉注射溶解血块)的看法与市场上多数人的看法不同。我想再过一两年甚至更短时间,一定会有其他公司研制出药效相同且价格低廉的药品来取代它,而金纳科技公司对这种药的信心和依赖都是非理性的。假如我的想法正确,该公司的股票随时都可能跌到每股10美元以下。

1988年7月,该公司的股价已经从每股65美元跌到27美元,4个月以后,股价就跌到每股15美元,而我仍然坚持做空。那时,多数人以为金纳科技公司是一流的生物科技公司,本身就能生产出更多更新换代的产品。而我喜欢与众不同,只要市场大众对该公司抱有多头的看法,我一定会抱有完全相反的看法而持续做空。

问:按你的理念,如果你做空某支股票,而市场的基本面一直不变,市场大众一直做多,你肯定会坚持你的看法。可是从资金管理的角度来说,当你的空头仓位亏损到一定程度时,你必须回补。这不就与你的交易理念冲突了吗?

答:市场上每种交易行为都会有自己的惯例,但我更喜欢特立独行,从不根据惯例进行交易。例如,一般人的习惯是,当某支股票的价格已经涨到顶点或开始下跌时,才开始做空,这种交易习惯我可以理解,这也许是最安全的做空方式,但我不会这样做……

我的做法是:在多头还占上风时就抛空。虽然这种做法等于过早抛空,起初我肯定会有部分损失。如果股价继续上扬,我甚至会减少持有的空头仓位,但只要我对市场的看法不变,我就会坚持一直做空,就算分析错误,我也照单全收,绝不怨天尤人。

问:也就是说,只要你认定的基本面因素没有改变,不管当时情况对你多么不利,你都会一直坚持自己的判断和看法?

答:没错。不过也有例外的时候。如果我持有的仓位遭受的压力过大,那么我会通过改变交易方向来减轻压力。

问:如果你放空某支股票,然而你却看好该股所属的行业,你会买进同行业的其他股票来规避做空承担的风险吗?

答:我曾经试过这种方法,但收效甚微,甚至适得其反。首先,你只是为了规避放空第一支股票所承担的风险才买进第二支股票,那么你在第二支股票上所费的心思肯定低于第一支股票,你还能奢望它有什么好的表现和收成呢?此外,你在一支股票上面临的问题已经严重到必须设法规避降低风险的程度了,既然这样,干嘛不直接面对这个问题呢?你能保证所买的第二支股票能如你所愿,解你忧愁吗?说不定平添烦恼,扩大了风险呢。

比如说,你正放空某支造纸股,然而这时大部分造纸类股票都在上扬,于是你买进另一支造纸股来规避在第一支股票上承担的风险。可谁能告诉你这两支造纸股会上涨还是下跌?我的原则是,既然你犯了错,那就勇敢面对,逃避只会让问题变得复杂。

问:如果某支股票的走势与你的基本分析和预测背道而驰,你会改变对该股票的看法吗?

答:我会假设我的对手对这支股票的了解程度与我不相上下。比方说,我以每股52美元的价格买进德士古石油公司的股票,然而该股票突然下跌到每股50美元。据此判断,不论是谁在这支股票价格为52美元时卖出,他对该股票的判断肯定与我相反,那我就尽可能找出他做这种判断的依据。

问:假如你找不到呢?

答:不管找到的答案是否真实,我总能发现一些蛛丝马迹。

问:干脆拿你的烟草股来说吧。假如新闻确实导致烟草类股票下跌,过后该类股票又反弹回涨,你会调整策略吗?

答:当然会。一旦新闻成为旧闻,游戏就宣告结束。因为该新闻是我做空的唯一理由。

问:假如烟草类股你想长期做空,而刚才的新闻虽然导致该类股明天开盘后一度下跌,可是在收盘时却又被拉升。在这种情况下你该怎么办?

答:这也要看我做空的依据是什么。如果我做空是因为我认为吸烟人口日益减少,将对烟草业造成严重打击,那么即使该类股在明天大幅上涨,对我也不会有任何影响,我反而可以抓住机会多卖出一些。

问:在你的交易中,分析未来股市的行情与选股哪一个更重要一些?

答:在我21年的交易生涯中,尽管市场变化多端,我却能一直立于不败之地,我想,这应该归功于我们进行交易时没有固定的操作模式。有时候,是因为把握住几支精心挑选的股票而大赚一笔,有时候,则是由于看准股市未来的趋势而交易成功。比如1973年到1974年之间,股市持续疲软不振,当时我因为持有净空头头寸而赚得盆钵满盈。

有时候股票市场不尽人意,我可以靠投资债券来赚钱。灵活的操盘方式是我们克敌制胜的法宝,市场交易没有固定的模式可循。有人会依据成功的交易模式来应付未来的交易,这根本是自欺欺人。市场行情瞬息万变,涨跌幅度大起大落,历史上曾经成功的交易方式,未必能在未来大显身手。

问:你对股市新手最重要的忠告是什么?

答:股市中最邪门的事就是,最差劲的预测,却可能成为最高明的决策依据。但这种情况却是一个邪恶的陷阱,让你相信无需专业知识,任何人都可以驰骋股市。因此,我的忠告是:股市的竞争非常激烈。当你买进或卖出股票时,你都在与专业的对手竞争,往往这些专业的对手会给你当头一棒,打得你找不着北。所以,必须对对手有所提防。

问:一笔成功的交易需要哪些要素?

答:成功的交易取决于两个条件的平衡:坚持自己对股市的看法以及承认自己错误的勇气。要达到两者之间的平衡,需要在长期交易中积累错误与经验。此外,你还应该对交易对手保持戒心。你必须随时自省:为什么你要买进,他却要卖出?他知道哪些你不知道的事?最后一点,必须诚实,不管是对自己还是对别人。据我所知,成功的交易员全都追求事实的真相。

提醒投资者,斯坦哈德独到的操作理念,就是反向操作,但你不能单纯依赖于观察股市的走势,就贸然进行反向操作。股市成功的关键并不在于进行反向操作,而在于把握反向操作的时机。弹性是斯坦哈德成功的另一要素,表现于既做多,又做空,以及在股市持续低迷时,将投资标的转移到债券、期货等其他市场的交易策略。

斯坦哈德最后强调,市场交易是瞬息万变、无章可循的,高明的交易员必须顺应这些变化。斯坦哈德认为,想找到交易公式的交易员,失败是迟早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