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总的来说,供需基本面和市场风险偏好都对原油形成了中期提振,中东地缘事件更有可能会在短期内使得油价快速向上。

过去一周最开心的应该是避险资产了。特朗普最近非常忙,对内要应付通俄门,对外还要处理贸易摩擦、制裁俄罗斯,现在又开始研究怎么攻打叙利亚了。随着地缘政治风险升温,黄金三番五次迎来跳涨。

央行动态方面,美联储发布的3月会议纪要偏向鹰派,暗示可能会加快加息步伐。

国际原油方面,彭博统计的数据显示,就在原油涨势最明显的4月11日(本周三),用于衡量原油投资者做多和做空意愿差距的 WTI看涨期权斜率(call skew)已升至2014年6月30日以来最高水平,也就是说市场对于原油有着极高的看涨情绪。

很多时候,市场资金的流向能够更加直观地体现多空力量和行情趋势。从CME的统计图上可以看出,4月11日当天,原油期货和期权合约成交量达到240多万手,创下了2017年6月以来的新高。众人拾柴火焰高,这也从侧面反映出原油短期的上涨动能比较强劲。

原油利好因素扎堆 投资者做多热情达到4年来最高水平-花儿街

但是要知道,2014年WTI油价曾经高达105美元/桶,现在不过是67美元/桶左右。这么一对比,就有观点指出,虽然避险模式导致油价大涨,但是基本面根本无法支撑当前的价格。目前市场一门心思地关注着地缘政治因素,却忽视了一些警示信号,尤其是美国原油产出的增长。

上述这种观点强调地缘风险是暂时的,基本面才是硬道理。那从基本面来看,原油价格的影响因素是什么呢?长期影响要看供需结构,短期要看市场风险偏好、市场流动性、持仓结构等。一般来说,长期因素与短期因素发生共振的时候,油价会出现较强的爆发力,而当下的原油市场刚好满足这一情况。

从供需结构来看,2015~2016年原油行业资本开支出现明显收缩,这对页岩油影响较小,但对占据美国50%原油供给的传统油田来说影响很大。传统油田生产周期为3~5年,也就是说美国原油产量在2019~2020年存在下行风险。此外,OPEC剩余原油产能较少,即便不再限产,也难以提供更多的原油供给。只要全球经济维持增长,拉动原油需求,而供给端又没有增量释放,未来两年全球原油或将出现供给不足的局面。

以上是从供需结构分析,从短期因素来看,第二季度油价会怎么走?全球原油需求有这样一个规律:每年的第一季度是消费的最淡季,从第二季度,也就是4月份开始逐渐进入旺季。根据2018年全球经济增速会超过3%的合理假设,原油需求在年内增长2%的概率很高。目前已经开始进入需求旺季,原油价格将进一步受到供需结构的支撑。

另外一个因素跟特朗普政策相关,美国将在11月6日举行中期选举,在此之前,5月份开始要举行各州的初选。市场预计,届时特朗普会收一下对外政策的锋芒,把政策重心转移到国内经济刺激方向。这么一来,市场风险偏好就会持续回暖,那么作为风险资产原油也将会受到提振。

除此之外还有最直接的短期因素,就是中东局势。单从叙利亚来看,它本身并不是一个重要的产油国,市场的主要担忧在于叙利亚冲突可能会影响到整个中东地区的原油供应。周三有媒体报道,产油大国沙特在首都利雅得上空拦截了一枚导弹,更是加剧了市场的紧张情绪。从历史上看,2011年至今中东地缘政治事件出现时,多数时间对短期油价形成助推作用。

此外,沙特发出鹰派论调,希望实现80美元/桶的油价水平,也导致了油价的短线快速拉涨。

总的来说,供需基本面和市场风险偏好都对原油形成了中期提振,中东地缘事件更有可能会在短期内使得油价快速向上。当然,一旦地缘政治风险消退了,那么油价也存在短期回调的风险。